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淘派】“老西藏精神”永相傳

發佈時間:2021-02-23 14:09: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青藏高原,被稱為“離天最近的地方”。這是一片古老神奇的土地,充滿着靈性、活力和夢想。

  只要是去過那裏,並在那裏工作過的人們,都會對她一見鍾情,深深愛上她。即便是離別多年,人們依然會魂牽夢縈,難以割捨。

  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是個大家庭。它由在京參加過西藏工作的離退休人員、退役軍人、援藏幹部等組成,有成員近千人。

  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羣體內18軍老戰士比較多,故協會成員年齡相差懸殊,從30多歲到90多歲都有。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曾將自己的青春歲月奉獻給了西藏,並在西藏的不同地區留下了戰鬥、工作的業績,而且每個人的心裏都有濃濃的“西藏情結”。

  提起“西藏情結”,不得不説作為一名老進藏工作者,在內地如能被朋友和同事稱呼一聲“老西藏”,心中總能激起陣陣暖意,因為這三個字承載着太多的意義。

  上世紀六十年代,那時把18軍等進藏早的人員稱為“老西藏”。以後,包括西藏人民,往往也把八九十年代以前的進藏人員稱為“老西藏”。

  圖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學習指導老師陰法唐將軍在中國評劇院所創作的評劇《藏地彩虹》試演結束後,上台握手祝賀(唐召明2017年12月10日攝)

  有了“老西藏”,就有了“老西藏精神”。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學習指導老師、西藏自治區原黨委第一書記陰法唐將它總結為:“長期建藏,邊疆為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自覺遵紀守法;自立更生,艱苦創業;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

  自1950年隨其所在的第二野戰軍18軍首批進藏開始,陰法唐已累計在西藏工作27年。他不僅是西藏和平解放、平息叛亂、民主改革和改革開放及鞏固國防的見證者,也是青藏鐵路建設的重要推動者、“老西藏精神”的一名倡導者與踐行者。

  據今年98歲的陰法唐將軍回憶,1952年12月1日,中共西藏軍區第一屆代表會議在拉薩召開,一個重要的議題就是長期建藏問題。會議在進軍途中部隊進行學習教育並收到較好效果的基礎上,進行了認真分析、研究、討論,包括張經武、張國華、譚冠三在內的338名代表統一認識之後,一致通過了大會決議和給毛澤東主席的決心電,表明長期建設西藏的堅定意志。自此,“老西藏精神”得以弘揚和傳承。

  “60多年來,長期建設西藏一直是‘老西藏精神’的核心。它是對黨的光榮傳統——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的繼承和發展,並且越來越深入人心。”陰法唐説,“兩不怕”最初是進藏部隊155團2連修建康藏公路時提出來的。後來,這個團在中印邊境自衞反擊戰中擔任主攻,2連是主攻連。這個連六班班長楊廷安高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跟我來”,連續攻下20多個地堡……今天,一批批建藏援藏工作者雖然離開了西藏,但卻把心留在了西藏。在北京,他們發揚“老西藏精神”,繼續為西藏的經濟建設和發展進步添磚加瓦,做着不同的貢獻。


圖為《圓夢》歌舞劇新聞發佈會在西藏大廈舉行(唐召明2015年8月5日攝)

  就拿2015年從創作到成功演出的《圓夢》歌舞劇來説,時任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副會長朱強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這位心地善良、知識淵博的智慧型老人,1977年從成都進藏,先後在西藏自治區公交財貿辦公室、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工作。1984年被派到國務院西藏經濟工作諮詢小組協助工作,為西藏服務了12個春秋。

  為了宣傳、發揚和傳承“老西藏精神”,幾年前,朱強開始醖釀做一台反映西藏主題的歌舞劇。因為這也是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的一項工作。

  2015年2月28日是正月初十,天降瑞雪。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第八分部會員在協會副會長朱強的召集下,在他居所召開了2015年春節藏曆年團拜會。在會上,他提出了把“西藏情結”和傳播正能量聯繫起來,並提出弘揚西藏文化促進協會活動的新思路。

  正月十五過後,朱強召集製作人張源,以及張源邀請的各方藝術家,其中有美籍華人小提琴家楊戈芳、奧地利製作人鄔麗等人,在一家小咖啡館裏聚會策劃……

  圖為唐召明(左)與《圓夢》歌舞劇策劃人朱強(右)在電力大學劇場演出結束後合影留念(唐召明2015年9月28日攝)

  接着,我作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成員,又因對西藏情況的熟悉和了解,被朱強請去為主創團隊介紹情況,以幫助他們獲得創作靈感。

  我生在山東,長在青海,曾在西藏工作四年多時間。我1991年進京,血管裏卻一直流淌着青藏高原30多年的青春血液。我將自己親歷和報道的有關西藏圖片傾其箱底,拿來邊播放,邊介紹。

  時光飛轉,我雖已離開西藏30年,但心卻一直沒有真正離開過。西藏,變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事業的一部分。無論是最初當一名見習記者,還是後來作為一名高級記者,我一直在關注西藏的歷史與現實、發展與變化,尋找機會年年乘着思想的牛皮筏在西藏曆史的長河中,去瀏覽歷史的風景,結識歷史人物。即使在北京也長期從事着涉藏報道,並年年堅持上高原,從不間斷,最多時一年10次到西藏採訪,不停地向世人介紹西藏,宣傳西藏。

  當然,雪域高原於我,實在是有許許多多難以忘記的記憶,藏北一直是我的採訪基地和“精神的伊甸園”。在西藏工作的幾年裏,我是快樂的,也是幸福的。當我調到北京工作的時候,高原讓我頻頻回首。多少次合上雙眸,多少次午夜夢迴,我一直守望着覆滿皚皚白雪的“第二故鄉”。


圖為《圓夢》歌舞劇在電力大學劇場的演出劇照(唐召明2015年9月28日攝)

  其實,還應該承認,我對高原奉獻者的一次次採訪,也是一次次靈魂洗禮的過程。靈魂的飛翔與延續,使我的身心不斷得到洗禮和昇華,被純淨的思想與崇高的精神反覆洗滌與陶冶,使我一次次投入到雪域高原的懷抱,去完成一個個新的使命和責任。

  想想看,我離開西藏30年,為什麼會常常想起西藏,想起最艱苦的藏北,並常常投入它的懷抱,哪怕是吃苦受罪也在所不辭。就是因為高原陶冶了我的情操,成為我洗滌靈魂的“精神高地”。

  作為一名攝影記者,我結合圖片講述感人故事。這些故事包括我獨闖藏北無人區被藏北牧民羣眾所救而結下的深厚情誼、青藏鐵路給西藏帶來的鉅變、“海歸”醫生顧虹救治上百名西藏先心病患兒、中石化首批援藏幹部李一超堅持8年救助牧女斯求卓瑪、西藏犛牛博物館館長吳雨初感恩西藏創建犛牛博物館……

  圖為記者唐召明(左)與《圓夢》劇中記者扮演者肖富春(右)在北京世紀劇院合影留念(唐召明2015年10月29日攝)

  5個多小時的介紹,打動了在座的主創人員,正在為虛構的幾個故事很不滿意的製作人張源當時興奮地拍板,將我作為《圓夢》歌舞劇的主要原型。

  這部歌舞劇以“火車進拉薩”為背景,講述一位深入藏北採訪的攝影記者在暴風雪中被藏族羣眾所救,死裏逃生,後又幫助藏北牧女乘坐“天路”列車來到北京治癒疾病的故事。整場歌舞劇反映了西藏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熱情歌頌了民族團結和“老西藏精神”,讚美了建藏援藏工作者不畏艱難的無私奉獻精神。


圖為《圓夢》歌舞劇在北京世紀劇院的演出劇照(唐召明2015年10月29日攝)

  《圓夢》歌舞劇的劇情雖然簡潔平實,沒有波瀾壯闊和大起大落,人物亦樸實無華,更無豐功偉績聲名顯赫,但這正是所有建藏援藏工作者的真實寫照。以生命換友誼,以生命換生命,以生命換未來,這就是建藏援藏工作者對西藏的貢獻。他們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儘管平平淡淡,但時時刻刻都在與惡劣的高原環境做抗爭,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們忘卻了身體的痛苦,忽視了個人安全,幾年、幾十年,甚至終身無怨無悔地投入到西藏的建設中去,化身為西藏發展和建設的鋪路和奠基石。


圖為《圓夢》歌舞劇在國家大劇院的演出劇照——青藏鐵路成功鋪軌(唐召明2015年10月13日攝)

  此外,《圓夢》歌舞劇所展現的青藏鐵路建設融匯了幾代人的夢想,已深深鐫刻進半個多世紀的建藏曆程畫卷中。通過對青藏鐵路修築的歌頌,不僅折射了青藏鐵路給青藏高原所帶來的巨大變化,而且劇中所反映的“老西藏精神”,也正是中華民族實現中國夢所要弘揚傳承的一種偉大精神。(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